网站首页高层声音>文章详情

图片
图片

76年了,为她们伸张正义的“战争”,还在继续······

来源: 光明网

2017年8月14日,一部由80后导演郭柯执导的国内首部获得公映许可证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片《二十二》正式在全国公映。


这部电影讲述了日军“慰安妇”制度下受害幸存老人们的故事。电影没有过多的渲染悲伤的情绪,只是用了慢镜头将老人们最真实的生活展现出来,但平静的背后,暗藏着的是历史的波涛汹涌和隐痛。

当那段历史从老人们的口中叙述出来时,观众的内心并不平静。她们的语言缓慢而又沉稳,
却比什么都有力量。


一段真实的历史也就此被更多大众熟知,它不是让我们记得过去的痛苦,而是让我们必须记得过去痛苦过!

 

“慰安妇”制度

 

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消息,“慰安妇”是指日军发动侵略战争期间,被迫为日军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女性。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者强征了大量年轻女性充当性奴隶,建立了完备的“慰安妇”制度。

 

中国和朝鲜半岛是日军“慰安妇”制度最大的受害国(地)。日本军国主义实施的“慰安妇”制度是践踏女性人权、违反国际人道法规、违反战争常规并制度化了的国家犯罪行为。


上海师范大学苏智良教授是中国“慰安妇”问题权威学者。

 

根据他的研究,中国“慰安妇”有四种形式:

 

一,是日军正式征用的“慰安妇”,或随军行动,或是在日军驻地,由日军管理,军队转移时,慰安所不移动。

 

二,日军每占领一地便掳掠大批当地妇女,经过日军的短期蹂躏,最后杀或放。

 

三,日军征用的短期“慰安妇”,如天津日军防卫司令部在汉奸的配合下,一度实行“慰安妇”短期轮换制,每批强征20人至30人,送到慰安所“工作”3星期左右,然后放回,再征用第2批去。一年之中就轮换了350名至520名天津妇女。

 

四,日军警备队在中国各地讨伐扫荡时,强制中国妇女随行,将她们带到日军据点或基地长期奸污。


中国妇女沦为“慰安妇”,短则数周,长则达7年之久。

 

日军先后在中国大陆设立的慰安所成千上万,这些慰安所存在的时间,有的长达14年,个别的仅几周。

 

一个慰安所内的“慰安妇”,多的达300人至500人,少的仅1人。而一个慰安所内的“慰安妇”人数前后相加,数量是相当庞大的。

 

“据最保守的估计,中国’慰安妇’总人数在20万人以上。”苏智良说。

 

“慰安妇”制度的实质是战时日本的国家犯罪

 

“慰安妇”制度的始作俑者是谁?日酋冈村宁次。

 

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当时在上海日军达到3万人。日军发生多起强奸战地妇女事件,引起中国和各国舆论的严厉谴责。为了防止日军发生大规模的强奸事件影响军纪及战斗力,同时也为了搪塞外界舆论对日军兽行的指责,时任上海派遣军副参谋长的冈村宁次在上海派遣军司令官白川义则的首肯下,决定设立一些专供日军使用的军妓所。

 

具体操办者是上海派遣军高级参谋冈部直三郎,后者在3月14日的日记中记载:“这时,传来士兵们千方百计搜索女人、道德败坏的各种传闻,为了解决士兵的性问题,就着手积极建立这种设施。”

 

递交报告,冈村宁次批准,立即电请长崎县知事,迅速征召妓女,组织“慰安妇”团,到上海虹口日军占领区建立慰安所。冈村宁次在沪的4个月间,日军在吴淞、宝山、庙行和真如等地建立了第一批慰安所。

 

1949年2月,冈村宁次在返回日本的轮船上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承认了:“我是无耻至极的慰安妇制度的始作俑者,昭和七年(1932年)上海事变时,发生了官兵强奸驻地妇女的事件,作为派遣军副参谋长的我,在经过调查后,仿效海军早已实行的征召妓女慰军的做法,向长崎县知事申请征召来华进行性服务的慰安妇团。”


 
苏智良评价说:冈村宁次组织的“慰安妇”团,是由日军上层和日本地方政府共同策划完成的,这一形式不能不说是一种“创举”——法西斯战争机器侮辱和践踏人性的一种“创举”,当然,这对后来日军大规模推广“慰安妇”的行为而言,还只是一个开端。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战争开始后,本国妓女因人数有限,满足不了需求,日本遂大量掳掠朝鲜和中国妇女充当日军“慰安妇”,并在日军中有计划、按比例地配备“慰安妇”。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又将“慰安妇”的征集扩大到了东南亚。

就“慰安妇”的国籍而言,除了日本本国以外,主要是朝鲜、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地区,也有一些东南亚等地方的女性,如新加坡、菲律宾、越南、泰国、缅甸、马来亚、荷属东印度、太平洋一些岛屿的土著居民、华人、欧亚混血儿,还有俄罗斯、荷兰等国的少量妇女。
 
苏智良认为,“慰安妇”问题是日本国家及其军队为顺利实施并完成侵略亚洲的战争而推行的一种制度,是一种军队集体的犯罪,是战时日本的国家犯罪,受害女性完全被剥夺了精神上、肉体上的自由,整日遭受性暴力和虐待,充当了军队的性奴隶,这是对人类尊严的极大凌辱,也是对人权的极大侵害。
 
“为什么说’慰安妇’制度实质是战时国家犯罪?参与强征妇女、建立慰安所的日本政府部门,涉及陆军省、海军省、外务省、法务省、内务省、厚生省、警察系统、殖民地当局以及各都道府县地方政府等,他们为实施这一计划而不遗余力。”苏智良说。
 
日军强征“慰安妇”,并不是为了减少强奸,而是担心大量强奸带来的性病削弱战斗力。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西方列强纷纷出兵干涉,其中日本出兵西伯利亚,日军疯狂强奸当地妇女,结果军中性病大流行。

根据日本学者千田夏光的研究,当时患性病的日本官兵人数远高于战死的人数,有10%到20%的日军患有性病,总数相当于1个师团,约12000人。日军高层开始考虑建立由军队控制的性服务制度——换言之,日军由个体的强奸行为变为国家的强奸行为。


1937年南京大屠杀中,日军开始疯狂地强奸,淋病、梅毒等多种性病迅速在日军中蔓延,其战斗力受到削弱。同时,日军的兽行也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这样,性的问题几乎成了能否继续侵略战争的首要问题。

有鉴于此,日本高层考虑,需迅速全面推行“慰安妇”制度。作为上海派遣军司令官的松井石根,他最担心的不是屠杀和强奸,而是军队秩序和性病蔓延,为了解决日军官兵的性问题,预防因性病而丧失战斗力,松井石根遂决定模仿冈村宁次在一·二八事变中征召“慰安妇”的计划。
 
战后,松井石根作为战犯被处以绞刑,但冈村宁次却逃过了法律制裁。
 
苏智良分析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根源,是日本政府从明治时代开始的赤裸裸的军国主义政策,而且是竭泽而渔的掠夺性策略,导致了日本以战争、侵略为荣的观念和日本军队的残暴,这就是日本军队之所以能实施让全世界都感到震惊的性奴隶制度的国家背景。
 
日军实施性奴隶制度与日本近代社会严重的男尊女卑的畸形道德观也有关联,当年日本普遍存在着女性蔑视以及将性的发泄作为社会对个人的调节器的心理,导致将女性“物化”的观念。1942年,东条英机曾接受美国记者约瑟·道格拉斯的采访,记者问及日军在占领区强制当地妇女充当随军妓女,东条英机如此回答:“女人是一种战略物资,并且是对胜利不可缺乏的具有独特营养的战略物资。”
 
是的,在日军眼中,“慰安妇”不是人,而是一种战略物资。
 
苏智良说:如果要给“慰安妇”下一个最简单的定义,就是日军性奴隶。这就表明了日本政府和日军的责任,这也是“慰安妇”问题的本质特征。


目前,关于战时日本强征各国“慰安妇”的犯罪问题的研究尚在起步阶段,过去对此几乎没有涉及,连世界公认的国际法权威著作在指出日本在“二战”时的罪行时,也仅认为“至于日本,它的战争罪行在于对战俘的不人道的待遇”。

苏智良说,规模巨大、罪行滔天的日本政府实施的“慰安妇”制度,比这要严重得多。而深入剖析日本“慰安妇”制度的罪行,也必将丰富国际间关于战争罪恶、人权侵害的原则与范例。


“慰安妇的声音”暂未入选世界记忆名录

 

2016年,中、韩等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材料,申请将“慰安妇的声音”项目纳入“世界记忆名录”。


但2017年10月3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女士签署了2016-2017年度入围世界记忆目录的名单,其中建议由中国、韩国等8个国家和地区联合提出的“慰安妇的声音”项目(第101号),与“慰安妇与日军纪律的文献”(第76号)的日本右翼提名者展开相关对话,“慰安妇的声音”被列入延期决定项目,予以了否决性搁置。   

日本政府仍企图逃避在“慰安妇”历史中所犯的罪行


据日本共同社2019年12月6日报道,日本内阁官房在2017年和2018年新收集23份“慰安妇”问题相关公文,其中内容或将成为1993年时任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谈话的补充材料,证实日军参与强征“慰安妇”。

上述23份公文包括日本外务省1938年名为《关于取缔支那渡航妇女事项》的机密文件13份,均为当时日本驻华领事馆与外务省的联系内容,其中记载了“陆军方面考虑每70名兵员需要1名左右女招待”“搭乘军用车南下的特殊妇女”等内容。“女招待”“特殊妇女”在其他报告中被解释为“与娼妓一样”“被迫从事下贱职业”,意指“慰安妇”。

其中济南总领事给外务大臣的报告中详细记录了“内地艺妓101人、女招待110人,朝鲜女招待多达228人”“到4月底至少在当地召集500名特殊妇女”“占领徐州后(特殊妇女)186人搭乘军用车南下”等内容。青岛总领事的报告中记载:“海军方面希望增加艺妓、女招待合计150名,陆军方面考虑每70名兵员需要1名左右女招待”。

但迄今为止,在如此铁证下,日本政府仍没有就“慰安妇”问题向世界和受害者进行深刻的反省和谢罪,更不用说赔偿。


甚至一遍遍地玩文字游戏,试图模糊淡化历史。

 

据报道,4月27日,日本内阁通过的议员答辩书中称,“从军慰安妇”一词可能招致误解,应使用“慰安妇”一词。

 

对于二战期间依照旧国民征用令从朝鲜半岛引入劳工事,应用“征用”一词代替“强征”或“带走”等词。文部科学省表示,将在今后的教科书检定中反映此次内阁会议决定。

 

另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文学部科学省在9月8日宣布,关于“慰安妇”问题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从朝鲜半岛“征用”劳工的教科书表述,有5家教科书出版社提出了删除或更改“从军慰安妇”“强掳”等表述的订正申请,其中既有日本目前正使用的教科书,也有明年春季起使用的教科书。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和赵立坚均表示,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亚洲受害国人民造成深重灾难,强征“慰安妇”是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严重反人道罪行。

 

这是国际公认的历史事实,铁证如山,不容否认。

 

日本政府企图通过玩弄文字游戏模糊史实,淡化和逃避历史罪责。

 

这是日方否认和歪曲侵略历史的又一消极动向,再次凸显日本长期以来对待侵略历史不端正、不老实的错误态度和做法。

 

国际社会需持续严加防范并予以纠正。

 


同时,汪文斌也强调,中方再次敦促日方诚实正视和反省侵略历史,同军国主义划清界限,以负责任的态度妥善处理强征“慰安妇”等历史遗留问题,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今年,距离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已有76年,但是,为“慰安妇”伸张正义的“战争”,还在继续。

 

版块推荐

法制时间轴

图片
图片

省内要闻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