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频道精选>文章详情

图片
图片

舒兰3名初中生在江边玩耍落水,一名女生遗体已找到,两人失踪家人、村民、救援队、海事处、村干部、民兵相继赶来支援

 

搜救暂停了,一位失踪孩子的父亲坐在河边久久不肯离去


 

 

搜救队员在河水中搜寻孩子的踪迹



 

    

   舒兰市白旗镇前江村,松花江在这里转了一个S形的弯,先向西,再转向北,按照原来的方向流淌。但是对于前江村和附近村庄的3个家庭来说,他们平静的生活在7月14日那天被彻底改变,并且可能再也无法回到先前的方向……

  7月14日上午,在舒兰市三十一中上初一的前江村男孩小赵,和附近村庄女孩小谷和小孙,带着一条金毛犬来到附近的江滩玩耍。当天下午5点,有人发现3个人散落在江边的鞋子、衣服、手机,小赵家的金毛犬在下游200多米的江边,不停地跳入江中再游上岸,有村民认为,这里可能是3人被江水冲走最后消失的位置……

 

不幸

救援队在浅滩处找到一名女孩遗体

  15日21时许,记者赶到距离前江村十几公里外的白旗镇,有不少居民都表示已经听说了这件事。“网上有很多视频,太可惜了。”一名食杂店店主说,“每年夏天都会听说这样的悲剧。”

  据了解,吉林市蓝天救援队在14日晚接白旗镇派出所的求助,希望帮助进行搜救。15日凌晨,搜救人员赶到前江村,但搜救条件太差了,“江边漆黑一片,只有几辆车在岸边照明。”队长张博说,“并且夜间江面上气温很低,这些都给搜救带来了难度。”

  但对搜救影响最大的是水下的复杂情况———几乎每隔5分钟,搜救队员沉入水下的滚钩,就会被江底的钢筋、钢丝挂住。尽管困难重重,但是张博和队员们仍然连夜开展搜救工作。“家属就坐在岸边的车里,我们就想尽可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张博说,“只要孩子一分钟没打捞出来,家属仍希望会有奇迹发生。”

  15日凌晨4点,蓝天救援队在事发地点下游2公里左右的一处“胳膊肘弯”的浅滩,发现了失踪女生小谷的遗体。

  15日下午,一名失踪孩子的家属从沈阳请来了收费的打捞队伍,加之蓝天救援队已经连续搜救了十几个小时,出于安全考虑,蓝天救援队暂时停止搜救。

 

支援

村民、海事处、村干部、

民兵相继增援搜救

  16日一早,前江村四社附近的松花江畔,聚集了大量村民,其中有不少人在此前两天义务在江上进行了搜救工作。

  一名村民说,他在事发当天直至15日凌晨,一直驾着渔船一遍遍地向江中撒网。

  此外,舒兰市海事处也派出船只协助搜救打捞,白旗镇八棵树村、前江村等村两委成员也主动参与协助搜救打捞和善后工作,白旗镇政府还增派了民兵应急分队20人,加强搜寻和打捞工作。

  让村民感到有些忿忿的是,从辽宁赶来的那支收费的打捞队伍,几个小时后放弃了搜救,临走还跟家属开价4000元钱。“家属给了他们3000块钱,他们开车走人。”

 

猜测

有人落水

其他孩子营救却出事

  在江滩,有一堆破碎的混凝土板,村民在这里发现一个女孩手机,距离此处20米左右的河道中,有一处江心洲,有村民说,通往这里的江水比较浅,男生小赵和女生小孙就应该从这里涉水到了江心洲。

  当村民发现江心洲中小赵的衣服时,衣服看上去像是边跑边脱的。“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猜测,可能是谁先不慎滑倒在江中,其他孩子去救他,出了事。”小赵的一名亲属说。

  据村民介绍,当时小赵带着他家养的金毛犬,有人说可能是孩子们在给狗洗澡的时候出了事。

  “平时,这个河段附近总有人放牛,那天他把牛放到远处了,否则那个村民也许就能看到几个孩子在玩,或许他能把他们救上来……”有村民说。

  多名村民表示,松花江该河段的水下情况很复杂,虽然有的地方只没过膝盖,但是岸边有很多“冷坑”,浅的可能两三米,深的可能十几米。对于这些“冷坑”的成因,失踪男孩小赵的一名亲属说:“这些坑都是前些年有人在河道里采沙造成的。”

 

进展

想尽各种办法仍无果

搜救暂停 仍将继续

  16日白天,搜索工作仍在继续,小赵和小孙仍生死不明。上午,失踪孩子的家属找遍了下游的浅滩、桥梁,海事部门的搜索船只也在下游河道展开搜索,但都一无所获。还有一个坏消息,涨水了。“发现那个失踪女孩的浅滩,已经快看不到了。”一名参与搜索的村民说。此外,他们还在沿途一些村庄的小卖店留下了联系方式,这是蓝天救援队给他们的建议,一旦有什么消息,家属可以第一时间得知。

  中午,小赵的一些亲属又将搜索工作放在了距离孩子落水地点下游几百米的位置,他们怀疑孩子在落水后,可能被暗流、漩涡卷入到了水下的某个深坑中。他们找人焊了一根7米长的钢管,末端焊上了3个钩子,他们撑着船,在此前已经搜索过很多次的河道里一遍遍地将钩子抛下,拽起……在事发地点下游200米远处,有一处漩涡,7米长的钢管在有些地方还碰不到底。

  下午2点多,海事部门的搜索船来到了事发地点附近,家属和搜索人员有这样一个设想,让船只快速驶过激起波浪,如果两名失踪的孩子在水下,有可能被波浪带到水面上。但直到晚上6点,仍无进展。

  “明天到周五,都有雷阵雨……”一名村民查询了天气预报后说。

  16日晚5点半左右,搜索工作暂停,村民渐渐散去,但孙先生执意不肯离开,一个人,孤独地站在江边……

  截至当晚19时发稿时,两名失踪学生尚未被发现。

 

悲痛

失踪女孩父亲:“天塌了! ”

  小赵是失踪的男生。“家人都快疯了,他家这一辈儿就这一个男孩儿。”有村民感慨地说。

  失踪女生小孙,今年14岁,和之前被找到的女孩小谷是同班同学。“平时她都不怎么出来玩,那天我没在家,她和她妈商量说出来玩一会儿。”其父孙先生说,“说好了12点回来,她妈12点多出来找她一趟,没找到,下午2点多又找了一趟,还是没消息……”

  孙先生说,自己平时特别注意提醒孩子,不要到水边去玩。“她平时很听话的,也不知道他们几个是谁约的谁到江边来玩。”

  小孙是他们一家人的希望,每次考试成绩都能排在全年级前20名以内。“天塌了!我们现在真不知道将来的日子怎么过了。”孙先生说。

 

警钟长鸣

我省入夏以来溺水事故多发

  入夏以来,吉林省发生了多起溺水事故。而这一次则是一周内发生的第二起学生溺水事件。7月10日中午,榆树市大岭镇怀家拉林河雷劈山段有5名男孩去河里游泳,其中3人溺水,事故发生后,当地村民与派出所立即展开救援。当日下午,3名孩子被打捞上岸,但均没有生命体征。

  此外,6月18日下午,在长春南湖公园,一位70岁的冬泳爱好者下水游泳时溺水。其他冬泳爱好者将他救上岸后紧急施救,但还是没被抢救过来……

  7月2日下午,还是在长春南湖公园,一名六七岁的男孩不慎落水,母亲下水施救同样遇险,孩子越挣扎离岸边就越远,多亏一位好心男士跑过来下水相救,在众人的协助下将男孩及其母亲相继救了上来。

版块推荐

法制时间轴

图片

省内要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