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图片

昼伏夜出藏匿山洞 疯狂作案19起 认罪伏法身世可怜 警方盼其改过自新

作者: 叶震宇

“没想到,你们能找到我,如果你们没抓到我,明晚我还会下手。”


昼伏夜出、砸窗撬锁,先后在珲春市、汪清县等地对商铺、银行、医院等场所疯狂作案19起,得手后为了逃避抓捕,居然在“三九天”藏匿山洞中,过着“野人”般的隐居生活……但令窃贼意外的是,尽管藏匿得如此隐蔽,最终还是被汪清公安揪了出来。

 

 

深夜撬窗入室 连续作案 引起警方关注

 

2021年7月的一天凌晨,位于汪清县的某超市发生一起盗窃案。据案发当晚,被盗超市老板娘回忆,她是深夜被报警器惊醒的,穿好衣服壮着胆子赶到现场,只见超市窗户被撬开,店内一片狼藉,几个柜台被翻乱,丢失了香烟和5000元现金。老板娘惊慌失措地打通了汪清县公安局大川派出所的电话:“我们店进贼了,丢失了不少东西。”

 

当晚,正当民警在被盗超市调查时,窃贼又在距离超市不远的一家饭店里实施了盗窃。一夜之间,接连作案,通过警方对现场初查和走访情况判断,该名作案人员显然是惯犯,不但胆大包天,还具备极强反侦查意识。汪清警方立即立案,对案件进行侦查。

 

就在警方展开侦查期间,汪清县百草沟镇一处粮店深夜又发生一起盗窃案件,作案手法相同,都是撬窗入室,被盗现金超过4000元人民币。

 

昼伏夜行,凭借“撬窗破锁”的伎俩,短期内疯狂盗窃作案,致使社会风险系数提高,群众人心恐慌,汪清警方决心将此贼绳之以法。

 

贼影销声匿迹 加强研判 类案异地出现

 

通过现场调查、走访受害人,警方在发案时段的一处隐蔽的民用监控上,发现了“贼影”。但受制于深夜监控像素和距离等因素影响,无法看清嫌疑人体貌特征,只能判断嫌疑人是一名男子,单独作案。而该男子警惕性极高,有意避开街面的摄像头,行踪轨迹在一段盲区内消失。

 

尽管汪清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案件的调查,但嫌疑人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消失,此前在辖区内接连发生的入室盗窃也不再发案。


“是流窜的?不像啊,对辖区地形太熟悉了。”“一看就在这待过,那就是躲起来了,或是离开汪清了。”“咱们得加强一下临近县市同类案件的研判。”就在嫌疑人凭空消失的时候,汪清警方将侦查的方向投向了临近县市,对“盗窃”类案件进行了细致分析和研判。

 

通过细致耐心地调查研判分析,近期在珲春市1起盗窃案件引起警方的关注。

 

通过兄弟单位的配合协作,汪清警方了解到在2021年7月末,在珲春市四中附近的某旅店发生一起盗窃案件。发案时间是深夜21时左右,盗窃嫌疑人趁旅店老板不在的时候,从吧台内的柜子里面偷了140元现金,顺手从吧台上偷了一部手机。

 

民警及时调取了被盗旅店监控,发现了嫌疑人的一串未露脸的背影监控图像线索,通过与汪清监控模糊影像进行比对分析,确定该人极有可能就是在汪清作案,流窜到珲春的盗窃嫌疑人。

 

在珲春某手机店内,警方查找到了旅店老板失窃的手机,并通过营业员的回忆,大致得到了嫌疑人的体貌特征,就在警方研究方案着手抓捕的时候,该嫌疑人再次消失在警方视野中,销声匿迹。

 

 

藏匿山洞4个月 复出作案15起 终落法网

 

时间来到2021年11月20日,凭空消失的盗窃嫌疑人,在沉寂四个月后,趁着夜色掩护再次作案。这一出手,几近疯狂,汪清深夜盗警四起,邮局、门市、超市、餐馆、企业都是他下手的目标,短短一个多月,作案15起。


“作案手法还是撬窗、作案时间还是在深夜,现金、香烟、食物都是他的目标,熟悉地形、规避监控”,在汪清县公安局大川派出所研判室内,熬了几个通宵的所长王福磊剑眉紧锁,矿泉水瓶里满是吸过的烟头。临近年关,辖区接连发案,虽然掌握的线索越来越多,行动轨迹和方位也有一定的研判结果,但布控下去几组蹲守和侦查的民警,还是扑空。嫌疑人是谁?这三九天能躲在哪里规避民警抓捕?成为了困扰警方的一个难题。

 

随着案件侦办的深入,各组民警纷纷传来新的线索,根据嫌疑人在某公司办公室和超市内盗窃作案时留下的指纹、足迹及监控影像等证据进行比对,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呼之欲出,申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2022年1月13日凌晨3点许,犯罪嫌疑人申某在汪清县大川派出所辖区内再次作案,接到报案后,王福磊立即组织早已布控好的蹲守民警进行抓捕,但申某在进行盗窃作案时,被某公司夜晚值班人员发现,潜意识感觉到风险的申某选择立刻潜逃,但早已布下法网的汪清警方岂会让其再次逃脱,通过技术分析排查,公安机关成功锁定申某逃离汪清乘坐车辆前往延吉市。所长王福磊带队紧追不舍,成功在延吉市建工街一网吧内将犯罪嫌疑人申某成功抓获,并当场收缴其盗窃而来的1400元人民币。

 

被抓后的申某淡然对民警说出“没想到,你们能找到我,如果你们没抓到我,明晚我还会下手”这句话。

 

押解申某返回汪清审查的路上,申某交待,之所以四个月没有动手作案,是因为他的脚意外受伤,在延吉备足药品、食物、被褥后,便一直躲避在位于汪清县东明村北山上的一处土山洞内,这处山洞便是他“据点”。

 

可恨之人亦可怜 认罪伏法 教化从获新生

 

在汪清县公安局大川派出所,犯罪嫌疑人申某如实供述了在2021年7月至2022年1月13日间,先后在珲春市、汪清县等地,采取螺丝刀撬门撬窗等方式对商铺、企业等场所进行入室盗窃共计盗窃财物三万两千余元的犯罪事实。

 

申某很配合民警审查,一五一十地讲明犯罪经过,很坦然,似乎有些“期待”囹圄之灾。案件虽破,但在警方心里的几个疑点却无法解开,通过与申某交谈,警方渐渐拨开了萦绕在心里的疑团,也剖析到了申某犯罪动机。

 

原来犯罪嫌疑人申某从小的时候便父母离异,两人都不管年幼的申某,跟着奶奶在汪清县东明村生活,使其从小缺少父母陪伴和家庭关爱和温暖。天不怜人,唯一关心他的奶奶离开人世,彻底没有生活来源的申某,上完初中就被迫步入社会。当时他还是个孩子,瘦弱的身体、不高的文化让他既要自食其力,又要饱受人间冷暖和世态炎凉。这一切因素的累加,就塑造了申某低安全感、低自信,极度自卑,人际边界感很低的,对别人缺乏基本的信任和友善的性格特点。


据办案民警介绍,通过与申某有效沟通得知,申某没有朋友,也不用手机,混迹在珲春时打打零工,挣的钱勉强能维持生活。他唯一的爱好是上网,在虚拟世界寻求自信、建立朋友关系,慰藉心灵。在东明村北山上的土洞,是他小时候和奶奶一起生活时发现的,当有小朋友欺负他时,便会躲进土洞,久而久之,这个土洞渐渐成了申某又一处心灵“庇护所”。


申某说:“洞里不冷,有被!里面有榨菜、面包,我早已经习惯了。”“疫情来了,我打不着工,我有前科,我知道偷东西犯法。”“我不怕进监狱,至少管饭、有住处,冬天的山洞里四个月我都能呆住,换个地方而已。”


“哀莫大于心死是到案后申某给我的唯一感觉,我们希望认罪伏法的申某,能够好好改造,焕然一新,也希望社会能给这些人一个包容的态度,让他们回归。”汪清县公安局大川派出所所长王福磊动情地说。


目前,犯罪嫌疑人申某已被汪清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版块推荐

法制时间轴

图片

省内要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