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图片

伪造公司合同公章诈骗汽车租赁公司你的暴富梦做到头儿了

来源: 北方法制报

扶余人曹某没想到,自己驰骋商场多年,见过各色人等,却被一个25岁的毛头小伙子骗了。事情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大意失荆州被骗18万

 

三个月前的一个傍晚,曹某闲来无事,翻看朋友圈,一个朋友转发的图文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有一辆只开了2000公里的高配迈腾车,原价23万,现价18万。曹某正想买车,也非常喜欢这款迈腾,但还在犹豫期。看到这个消息,他觉得非常划算!他马上通过微信添加了卖车人。卖车人自称叫阴某,是一名富二代,家里给买了这款迈腾,但自己喜欢奔驰宝马,想换车,所以低价卖。

 

曹某约阴某见面,发现对方虽然个头不高、体型稍胖,却一身名牌,说话也显得很实在。他出示了迈腾车的行车证,曹某发现,行车证并非阴某的名字。阴某解释说,因为自家有多辆车,所以这个行车证是用亲戚的名字办的。曹某看过车后,感到很心仪,于是两人成交。曹某以18万元购买了这辆黑色迈腾车,两人约定6月1号办理过户手续。

 

交过钱,曹某开着车回了家,以后的三个月,他每天开着这辆车上班下班谈生意,越开越喜欢。5月31日,曹某接到阴某的电话,约他次日去车管所办理更名过户手续。6月1日一早,曹某欣然前往车管所,早已等候多时的阴某告诉曹某,因为车籍在长春,所以得开车到长春办理。由于曹某当日有事,于是阴某称可以自己开车去。曹某对阴某的话丝毫没有怀疑,将车钥匙、身份证复印件和车交给阴某,委托阴某尽快办理。

 

事后,曹某对警方说:给车钥匙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犹豫,但是想到几个月来在阴某朋友圈看到他发的都是开豪车、喝名酒的动态,感觉他财大气粗,所以就轻信了。

 

几天后,曹某着急用车,致电阴某时对方却关机了,几个小时后再拨打,依然是关机,曹某想,也许对方是出国了,所以电话总关机?还是再等等吧,于是又等了近一个月。在等待期间,曹某多次拨打阴某电话,均是关机状态,曹某这才觉得不好,于7月1日前往扶余市公安局报警。

 

案中有案竟然诈骗400万

 

接警后,扶余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一中队中队长于鑫听取了案情,马上指令副中队长高扬负责调查此案。高扬接到命令后,立即着手调查,发现阴某6月1日确实驾确实车去了长春市。高扬立即奔赴长春,在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和二道分局的协助下,追踪当日阴某的移动轨迹。发现阴某到长春后,先到了一家汽车租赁公司,此后,步行出门打车到长春亚泰大街下车,又换乘一辆出租车,在长春市内漫无目地游荡,期间总共换乘4辆出租车,最后在长春市红旗街下车,进入欧亚商都后不知所踪。

 

高扬无功而返,回到扶余市向刑警大队领导汇报。令扶余公安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是一起案中案。

 

8月3日,扶余市公安局又接到群众报警,称自己购买了二手车,有一群人从长春来,声称车是其公司的,还带了警察试图“抢夺”自己购买的车辆。

 

接警后,扶余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一中队民警赶往现场,发现长春一汽车租赁公司因有人租赁该公司车辆欠费并逾期不还,该租赁公司报警,定位到车辆在扶余,于是警务人员前来扶余收车。扶余市公安局民警惊讶地发现,和该汽车租赁公司签订租车合同的竟然就是阴某,而买二手车辆的人也告诉警察,是从阴某处购买的车辆。

 

扶余市公安局刑警一中队民警仔细核查了前来收车方携带的法律文书和证件,确定法律文书和民警证件真实有效,于是说服受害人配合警方工作,交出车辆由车辆租赁公司带回。

 

民警汇报案情后,于鑫立即将案情上报给大队长陈铁军。陈铁军第一时间将案情向扶余市公安局副局长徐利作了详细汇报,徐利指示:尽快破案,挽回受害人经济损失!

 

 

于鑫立即与高扬分成两组对此案展开侦查。经过侦查发现,犯罪嫌疑人阴某自2018年初以来,虚构中国交建工作人员的身份并伪造中国交建集团的公章,谎称集团需要用车,在长春市某汽车租赁公司租赁了包括奔驰、宝马等品牌的多辆汽车,后将租赁的车辆以法院扣押车等理由低价在扶余出售13辆,涉及扶余市民曹某等9人,骗取40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警方很快通过受害人获取了阴某的清晰人像。

 

为了找骗子于队长都中暑了

 

鉴于案情重大,扶余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立即对阴某进行网上追逃。由于阴某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藏匿处十分隐蔽,因此抓捕均未果。

 

“一个大活人不会就这么不见了,他总得出门吧?”于鑫决定采用“笨办法”——在阴某家附近蹲守。经过几天的蹲守,阴某依然没有出现。

 

难道他逃窜到了外地?于鑫将侦查员分为两组,一组继续检索视频,寻找可能的线索;一组调查走访,寻找见到过阴某的人,看看是否能追踪到阴某的移动轨迹。

 

8月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连着几天,窗外一个风丝儿也没有,侦查员在闷热的办公室里白加黑、连轴转,希望从海量的视频当中找到阴某的踪迹……

 

“那几天,天气热得人饭都吃不下,天天守着屏幕看视频,眼睛酸痛不说,胃也不舒服,于队长就中暑晕厥了。当时,他脸色苍白,一脸的冷汗,嘴唇都是青白的,瘫倒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专案组民警回忆说。

 

越是艰难,视频监控组的侦查员们越是坚定了不抓住阴某不收兵的决心,“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儿。”于鑫谈起当日的工作,依然深有感触。然而,经过几天连续奋战,阴某仍如泥牛入海。

 

与此同时,高扬那组经过大量的走访调查得到消息,有人在松原市街头看到过阴某。高扬带侦查员赶赴松原市,令他们失望的是,松原市街头出现的人从身形体重上看很像阴某,却并不是。

 

“随后,陆续有消息传来,说阴某去了辽宁、内蒙、黑龙江的哈尔滨……经过调查都不确实,这说明他还在省内,所以,我们仍然要以扶余为中心寻找他!”于鑫攥着拳头对侦查员们说:“掘地三尺也要找!”

 

“我想弄钱,乐呵一天是一天”

 

追捕似乎又一次陷入了停滞。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转机在8月19日23时出现了!负责外围走访调查的高扬在调查中获取一条重要线索,有人说在长春市亚泰大街附近看到了阴某。

 

高扬立刻带人再次前往长春市,在长春市公安局的配合下,调取了阴某可能出现的区域监控视频。当体态臃肿庞大的阴某出现在视频监控中的时候,侦查员们不约而同地指向屏幕,异口同声地说:“就是他!”

 

经过工作,侦查员掌握了阴某正在使用的手机新号码,这个号码不久前刚刚订过一份外卖。由此,侦查员发现了阴某藏身的小区。

 

消息传回扶余市公安局,于鑫十分振奋,马上向大队长陈铁军汇报,陈铁军立即指派于鑫带队赶赴长春对殷某展开抓捕。于鑫星夜兼程赶赴长春,在阴某落脚的小区布控蹲守,经过近10小时的摸排,发现阴某确在室内。

 

8月20日11时许,于鑫将侦查员分为两组,自己带三人守住单元门口和窗口,高扬带两人上楼敲门。当高扬敲响阴某所在房间的房门时,阴某仿佛预感到危险来临,他到窗口挑起窗帘张望的一幕被于鑫小组看得清清楚楚,阴某也发现了于鑫一行人守在楼下,他知道自己终究难逃法律的制裁,打开房门束手就擒。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阴某如实供述了诈骗的犯罪事实。阴某告诉侦查员,自己家境一般,但是向往奢侈的高消费生活,却又不愿意打工挣钱。不久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外省有类似的诈骗案,觉得是个来钱道儿,适逢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在扶余有工地,于是想到可以伪造这家公司的合同、公章、工作证诈骗汽车租赁公司,然后转手倒卖租赁来的汽车。

 

“难道你不知道租赁的汽车都有定位装置吗?”

 

面对记者的提问,阴某低下头,转瞬又抬起头,说:“知道,但我顾不上了,乐呵一天是一天,我就是想弄钱,怎么来钱快怎么整!”说完后,他叹了一口气,再次垂下了头。

 

目前,阴某因涉嫌诈骗罪已被扶余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羁押在扶余市看守所,案件侦查及挽损工作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版块推荐

法制时间轴

图片
图片

省内要闻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