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大案直击>文章详情

图片
图片

重拳出击除恶顽——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二分局沿江派出所破获“碰瓷”案始末

作者: 记者 夏 宁 史静达

    乔某、房某及其团伙成员悉数落网了!


    历时3个月,精细排查,专案侦破,盘踞在松原市两年多的一个涉恶团伙被连根拔起,“一锅端”了。随着这个团伙的10名成员一一落网,一个流窜东北三省、“碰瓷”酒驾司机、使用暴力和软暴力手段敲诈勒索、涉案金额22万余元的离奇系列“碰瓷”案案情水落石出。


    有黑必扫,除恶务尽。这起案件的破获,彰显了松原市警方在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不捣黄龙决不收兵的决心。


蹊跷的交通肇事案


    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二分局沿江派出所所长赵龙告诉记者,2018年末,松原市公安机关在梳理报警记录时,发现一系列蹊跷的交通肇事案件,这些案件多发生在深夜,报警人员总是那几个人,且在短时间内涉及多起类似的交通案件。奇怪的是,被撞司机均涉嫌酒驾,多起案件双方最终都自行和解。


    为什么这几个报警人总是多次和涉嫌酒驾的司机发生交通事故呢?这些看起来平常的交通肇事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但凡违反常理的事,背后一定有原因。”赵龙告诉记者,公安机关怀疑这些案件背后可能隐藏着某些违法犯罪事实。因为事发地在沿江派出所辖区,案件被转警到了沿江派出所,派出所当即指派副指导员杨晨带领精干警力调查此事。民警调取了现场监控视频,与被害人沟通,实地踏查走访,发现线索共同指向一个“神秘”的团伙。


    经工作,警方锁定松原市前郭县人曲某与此案有重大关联,很快曲某被警方控制。经审讯,曲某交代,自己专门靠“碰瓷”获利,团伙成员还有几人,核心人物是房某和乔某,专门针对涉嫌酒驾的司机进行“碰瓷”、敲诈勒索。每次行动由房某和乔某策划,七八个团伙成员配合完成。


    随着警方的深入调查,发现这个团伙并不简单。他们分工有序,配合作案,主要组织者房某和乔某派人到餐馆中观察盯梢食客,一旦确定存在酒驾行为的被害人后,立即将信息通报给团伙其他成员。获得消息的该团伙其他成员开车尾随被害人上路,待行驶一段距离后,主动撞击被害人车辆,造成交通事故。虽然该团伙主动撞击造成交通事故应该负全责,但由于被害人喝了酒,害怕被处罚,所以当该团伙向被害人索要高额赔偿时,往往能够得手。


    曲某交代,每次的敲诈数额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遇到被害人不配合,他们就以报警威胁;如果被害人逃跑,他们就驾车追击,使用暴力手段威胁,逼其就范。


    调查中,警方得知,该团伙在“碰瓷”中,往往由并不会开车的房某指挥,副驾驶坐一名女性同伙,营造意外突发交通事故的假象,一名团伙成员则负责驾车追踪和撞击被害人车辆。为确保敲诈成功,他们通常两辆车同时出动,一辆车负责肇事,另一辆车的同伙扮演过路者,负责所谓的作证和帮腔。遇到不怕事、不配合的被害人,两辆车的团伙成员一同对被害人实施威胁恐吓,以达成敲诈的目的。


“胆怯”的被害人


    曲某交代,为了勒索钱财,他们曾经用两辆车夹击一辆宝骏SUV,并殴打了司机刘某。


    虽然已经事发一年多,但当警方找到刘某时,他仍然心有余悸,起初什么都不想说。杨晨警官再三向他说明嫌疑人的行为是专门针对酒驾司机的“碰瓷”,刘某还是有顾虑。杨晨耐心地从法律角度向他解释警方找他的目的,希望他作证捉拿犯罪分子,刘某才讲出了自己痛苦的遭遇。


    一年前的一天,刘某到饭馆和朋友聚餐后,因为喝酒较少,心存侥幸,自行驾驶宝骏SUV回家,可没走多远就被一辆车追尾。因为害怕被交警发现自己喝酒,他并没有停下车处理事故,而是驾车快速驶离现场。没有想到的是,两辆车疯狂追赶他,在行驶到松原大路油田高中附近时,其中一辆车加速超车拦停在刘某车前,刘某狠狠踩下刹车才没有撞上。等他醒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车被两辆车夹在中间,车上下来的6个人满脸愤怒,把他从车上拉下来,不由分说挥拳就打。突如其来的状况令刘某心惊肉跳,只能一边挨打一边求饶。一顿拳脚后,几个人问他准备怎么了结此事,刘某唯唯诺诺不知道该怎么办。为首的一名男子说:你拿2.3万吧。刘某为了息事宁人,给了对方2.3万元现金。事后,又花了2100元修车。


    杨晨告诉记者,警方经过进一步工作,很快核实,该团伙涉嫌20余起“碰瓷”勒索案,气焰极其嚣张,作案手段非常恶劣,社会危害极大。他们心狠手辣,从来不管被害人车上是否有老人、孩子、孕妇,一旦锁定目标就狠狠撞击,然后威胁恐吓,出手伤人,利用被害人酒驾害怕被处理的心理敲诈勒索,达成获利的目的。


    案件调查至此,一个利用被害人因酒驾害怕被交警处理,以非法手段“碰瓷”敲诈勒索的团伙浮出水面。杨晨和赵龙及时向松原市公安局汇报,并制定了抓捕方案。


法网恢恢 疏而不漏


    正当警方决定对团伙主要成员房某和乔某实施抓捕时,警方意外发现房某正因另案被羁押于看守所内。杨晨决定先对另一名团伙主要组织者乔某及女性团伙成员孙某实施抓捕。


    曲某曾交代,乔某和孙某系情侣关系,居住于松原某小区。警方通过排查乔某的活动轨迹,发现他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都会先下楼启动汽车,然后才出门。民警提前一天在乔某家周围蹲守布控。第二天早上7点半,乔某下楼启动汽车后回家,民警在电梯口等候,待乔某和孙某走出电梯后立即实施抓捕。


    到案后,乔某拒不配合,不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最终,在警方强大的心理攻势面前,乔某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如实交代了自己伙同房某、姚某、孙某等10人从2017年8月到2018年10月进行的多起针对酒驾司机“碰瓷”、然后实施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


    “我们前期做了很多工作,包括报警记录、被害人证词、同案口供等,面对大量确凿的证据,乔某无从抵赖,很快心理防线就被突破了。”杨晨告诉记者。


    乔某交代,团伙成员大多20多岁,为无固定职业的社会闲散人员,多有赌博等恶习。在房某和乔某的组织下,他们聚集起来成为一个团伙,分工合作,专门寻找合适的目标(涉嫌酒驾的司机),使用老款的中档汽车进行“碰瓷”,“碰瓷”成功后采用暴力或软暴力手段威胁恐吓被害人勒索钱财,每次作案所得金额从一两千元到数万元不等。敲诈勒索的钱不是用来吃喝玩乐就是赌博,没钱了就再次作案。


    随着乔某的落网,公安机关掌握了大量详实的证据和整个团伙组织的人员结构。经工作,警方很快锁定了其他团伙成员的移动轨迹和落脚点。


    杨晨带领民警开始收网,该团伙的其他几名成员陆续被抓获。当团伙成员的口供、受害人证词和相关证据摆在团伙主要组织者房某面前时,房某知道,就算自己零口供也难逃法律的严惩,于是主动交待了作案动机。他嗜好赌博,欠下大量赌债,见到有些人违法酒驾,就想到“碰瓷”获利的主意。他自以为这是个“来钱快”的好办法。不久,他和想挣“轻巧钱”的乔某等人一拍即合,组织成立了这个“碰瓷”敲诈勒索团伙。


    房某交代,为了逃避公安机关打击,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要换一个地方作案。作案范围包括吉林省的松原市、长春市、四平市、吉林市,黑龙江省的哈尔滨市,辽宁省的铁岭市等地。为避免被警方发现,他们还经常更换车辆,有时甚至租车实施犯罪。他们还通过换手机号、换人报警等方法增加作案的隐蔽性,一年多时间做案20余起。杨晨告诉记者:“目前已经核实的有13起。”


    至此,该团伙成员全部到案,经核实,该团伙具备恶势力组织特征,被省公安厅定为恶势力团伙。目前,该案在进一步办理中。


呼吁作证 铲除毒瘤


    谈到办理该案遇到的困难时,杨晨告诉记者:“该团伙成员悉数落网了,但进一步取证却遇到较大阻力,因为大部分受害人当初确实存在酒驾行为,所以心存顾虑,担心被追责,不愿意配合。”


    杨晨介绍,受害人虽然被敲诈勒索,但也是酒驾行为的实施者,他们一方面害怕因酒驾行为受到追责;另一方面,觉得自己已经花了钱、平了事,不想再惹麻烦,特别是有些人受过团伙成员的威胁恐吓或暴力侵害,更是心存恐惧,害怕被打击报复,不敢出面作证。很多受害人刚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时,第一反应就是“没撞过,不知道”,后来还有人拒接电话。


    杨晨说:“这些人撞车时不管受害人、受害车辆的安全,也不顾及产生的不良后果,更没有考虑路上其他行人和车辆的安全,为了达到要钱的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使用暴力,如果不铲除这个毒瘤,只会纵容他们实施更多犯罪、危害更多人。”


    赵龙呼吁:“这伙恶势力犯罪团伙不仅危害受害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还给公共安全造成威胁,严重扰乱社会治安和社会秩序,被害人应该积极主动地站出来,检举揭发,让他们的罪行暴露在阳光下。”

版块推荐

法制时间轴

图片
图片

省内要闻

图片
图片